如何采用手机访问本站?请点击进去观看影片教学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梅花档案】(改编版)(04)

     ***    ***    ***    ***
            第四章惊悚之夜(中)
  李老汉深夜站在观察点注视着梅芳家的一举一动,想起早上遭遇越想越后怕,
他不该那么着急,本来是想潜入梅芳家逼问那个男人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又或者干脆杀掉男人拿走随身行李然后逃之夭夭,可是毕竟是白天。
  自己一旦暴露,反特组一定会延着蛛丝马迹找到他们,更会令老蒋的「」光
复计划「泡汤。
  李老汉绰号老雕,在梅花党呆了10多年,岁月的蹉跎早已经练成一股承稳
老辣的性子,本来以他的资历可以在台湾安享晚年可是自己的头「黄飞虎」却给
了他这么个任务,老雕对黄飞虎还是感恩的像老雕这种没任何背景就能在梅花党
处于中层阶段,黄飞虎在此中帮了不少忙要知道像黄飞虎的女儿也只能到高级层
次。
  当接到黄飞虎亲自下的指令起,老雕就觉得这事不简单。
  虽然任务只是叫他拿回一张画,但是老雕刚进入凤凰小区凭着多年的直觉就
知道这小区也许已经被反特组的人监控,当然画的秘密只有梅花党成员知道就算
反特小组得到画也是废纸一张。
  或者是梅花组织另一个头目「白敬斋」的成员介入此中。
  此时的他务必小心谨慎。
  白黄之争在国名党中统内部不是什么稀奇事了,连老蒋也对此争一只眼闭一
只眼。
  所以表面上都是为党国效命,其实各自扩张实力,明争暗斗。
  老蒋其实也不喜欢这种私斗成风的恶习,但他也有自己的隐情。
  老雕当然也知道这事,自己的头让自己出马也是不想让白敬斋的人马抢先一
步拿到画。
  夜风潇潇,老雕拿着望远镜一直也没放下过。
  下午急忙要安排晚上出动是应为黄飞虎给他发了一份秘密电报,老蒋的秘密
特派员来重庆了这本来没什么希奇的,可是这个特派员是来收集白黄两派的成果
然后回复老蒋,从而确定光复计划的最终执行人。
  一但执行人确定不但有大量资金,连黄白人马都只听执行人一方的命令。
  可是老雕一看特派员名字就知道黄飞虎的用意了。
  特派员俞某是白敬斋一手栽培的,虽然跟了老蒋后,特派员一直是公私分明
办事利落,连老蒋都有时夸赞,但毕竟扯上白敬斋黄飞虎害怕失去这次机会。
  老雕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危险是肯定的,他们需要装作强盗打劫梅芳
一家即可。
  拿到东西到接待点等候就行。
  但是今晚夜却非常静,老雕觉得有事要发生,他并没有急着像潜伏周边的特
务发起行动指令。
  汉清听到阿才两个字就知道难怪梅芳今晚这么抵触了,他随口说到「不可能
的他还那么小」梅芳开口道「阿才今天问我每天晚上去哪里,我好担心我怕被他
知道,更怕被丈夫知道,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总有一天阿才会来这阁楼的」梅
芳说着说着就轻声哭了起来。
  汉清听到哭声觉得此时自己非常尴尬,裤子都脱了眼前美女却无心此事。
  l汉清也不会强迫对方,这时他拉起梅芳抱住对方安慰道「别哭,你哭我也
很难受我在这边也没几天时光了,事情办完就回香港了,他们不会发现这些事的
以后也许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我打算像大陆坦白这件事毕竟是有关他们政府的,
虽然我也不知道画的秘密但是父亲打算交给大陆高层,可是那位高官去北京参加
最近的国庆我本来打算国庆后在找他,父亲为了还这人恩情才叫我来到的他却一
直反对我参与国共两党的战争,我也没办法只能秘密进行。
  没想到给你家添麻烦,我不该来找你,对不起。
  梅芳知道汉清找自己也是万不得已,当时第一次见面汉清已经中枪,不抢救
就有生命危险而自己正好是医生。
  听到汉清要走梅芳心里惊诧了一下,虽然这是迟早的事,但梅芳却隐私中带
有一种舍不得。
  梅芳停止了抽泣,自己的双臂也不自觉的抱紧眼前的男人。
  汉清见到梅芳这种举动觉得自己小算盘成功了,这是他已退为近的战略对梅
芳这种女人太强求,适得其反。
  汉清看着梅芳脸上泪痕低着头慢慢吻了起来,梅芳此时微闭双眼并没有反抗。
  经过刚才的折腾梅芳衣服早以衣衫不整,酥胸半露。
  汉清看到这种情景下体又膨胀了起来,嘴巴往下吻住梅芳的嘴,手又开始不
规矩起来。
  梅芳感觉自己又一次沉沦了,她不该,却又不想放弃这种感觉,于是只能默
默承受l汉清经历刚刚的小插曲
  从兴奋到低落又回到性欲高涨,次时他更想发情的公狗急于寻找雌性交配。
  他把梅芳转过身按在小桌子上,手也从梅芳大腿根处慢慢褐下底裤。
  这时梅芳用手推拒道「别——汉清去床上好吗?」汉清哪里肯,他就想在这
征服梅芳一次。
  梅芳见汉清没有回应,手推的更加用力了。
  汉清无奈回答说被子和毯子上一股子难闻的气味,还有你昨晚为了不叫出来
一直咬着枕巾,早上上面都是你的口水,变成湿巾了。
  梅芳一听羞臊难安,一时也难以回答。
  汉清知道背入式是梅芳的弱点,梅芳从传统女性到接受这种姿势,汉清还是
做了很多思想工作的。
  可是每次用这种姿势,梅芳总是把上半身趴在被窝里,头更甚是的埋在枕头
里这让汉清兴趣大打折扣,不但不能欣赏女性的曲线美更不能听到梅芳狂野的叫
床声,在枕巾的帮助下梅芳的声音变成一种小猫一样的抽泣声。
  当然汉清并不想梅芳真叫出来引起阿才的注意,他只是想欣赏梅芳那种欲罢
不能的反应真叫出来汉清也会想办法阻止。
  汉清这时已经等不及了,褪下底裤后,扶着自己分身就往桃源洞挺近,也不
管梅芳衣服只脱了一半梅芳趴在小桌上,脸更是枕在手肘里这让汉清苦笑不得,
他今晚想突破梅芳的道德观念。
  随着梅芳啊——的一声,汉清的下体立刻被包裹在一个狭窄却又温暖的地方。
  进入梅芳身体后,汉清倒吸一口气,有一种喷发的冲动,他觉得自己着急了
冷静了一下,然慢慢抽动起来。
  今天小桌子是汉清故意搬到窗台下的,他想完成早上那个突发奇想,他觉得
非常刺激。
  梅芳随着汉清的操动身体也慢慢起了感觉,爱液也越来越多,小嘴也发出了
小猫抽泣时特有的怪声。
  随着梅芳爱液的润滑,汉清加快了速度,梅芳全身也跟着节奏涌动起来,这
时汉清嘴角上扬手慢慢移动到窗台然后往上用力一拉——老雕这时可是忍受的寒
风的吹打,直觉告诉他今晚会出大事他必须等。
  等了一会儿小区的猫也开始春叫了,老雕想自己也许错了,潜伏的特务们正
埋伏在四周等自己命令手上的电筒是信号灯,他只需亮几下就可以。
  此时他正要发信号,可是梅芳家的阁楼窗户突然开了,这让老雕惊奇不少手
拿着望远镜看着。
  窗户虽然开了但是并没有其他异常,往里看却是一片漆黑,没有任何亮光。
  老雕正疑惑间,一个女人脸出现在窗台下角边缘,原来刚才有人趴在窗户下
老雕当然认识这个女人。
  但他并不知道梅芳弄何玄虚。
  这时梅芳手也伸了出来,一只扶着窗台,另只手不见踪影,只见望远镜里的
梅芳吐气如兰,幽怨的眼神往后看着,扶着窗台的手慢慢往窗户的拉关靠近这样
梅芳上半身也慢慢浮现了起来,这情节差点让老雕差点喷血下面那根东西一下就
硬了。
  老雕只见2颗饱满的肉球仿佛在眼前晃荡,梅芳此时正努力咬着下唇想去关
窗户,可是越是离拉关越近自己暴露的越多。
  老雕觉得这是早上观看的一幕的加强版,他庆幸自己没出手。
  老雕以前也是情场老手,他当然知道这是在干嘛,他此时暗暗嫉妒梅芳背后
那个人因为梅芳现在正被一个男人拉住一只手在后面草着,难怪梅芳那只手一直
没见着。
  男人见时机成熟,闲下的手攀上了那两颗肉球不断搓弄着,梅芳脸上红呼呼
的不知是情欲的潮红,还是羞愧。
  下唇已经咬出齿痕,身体的摆动也越来越大。
  后面男人加大力度了,梅芳咬紧的嘴唇也慢慢松开了,视乎发出了叫床声。
  老雕此时当然听不见,他只能肉眼观看这场肉搏。
  梅芳这时又咬紧牙关,窗台的手不顾下体带给自己的快感,已经来到拉关边
只要轻轻一拉就可以关上窗户了。
  这时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身后男人一次强有力的冲击把梅芳整个头撞出了
窗户外,此时梅芳眼睛望着前方嘴大张着。
  老雕这时欲火焚身仿佛梅芳刚才大张嘴的欢快声已经被自己听到。
  一只手拿着望远镜,另一只已经搓弄起自己的分身来。
  梅芳这时只能手肘撑着窗台不让自己脱落,头一直左右摇摆,好像在抗拒什
么嘴又紧要着,脸上漏出痛苦又或许舒服的表情,身后男人这时力量和速度都开
始增加了梅芳嘴好像快咬出血一样通红,梅芳此时好像被人带到天堂一样什么儿
子老公都被抛在脑后,现在只离天堂差一步了她需要一个领导者,而这个人就是
身后不断耸动下体的人。
  这时梅芳突然眼睛又一次大张,连嘴巴也张开了,梅芳只觉得需要呐喊来释
放这种力量。
  老雕看着梅芳淫荡的表情,知道梅芳要到了,看表情也知道梅芳会撕心歇底
的喊出来。
  这时梅芳身后男人行动了,揉搓乳房的手攀上女人的下颚,伸出两根手指插
进梅芳嘴里夹住舌头这样梅芳既能喊叫,又不会发出声音。
  老雕佩服起那男人高明的手法。
  果不其然梅芳这时大张的双眼,眼神却越来越溃散,浑身抽搐舌头虽然被手
指夹住,但是张开的嘴角流出了口水,梅芳迎来了此身最难忘的一次高潮。
  ——l老雕这时也射了,经过这场春戏,自己也仿佛回到年轻时。
  老雕来这不久已经搞上一个良家,不得已便放弃了……

提示:收藏本站,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
郑重声明: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中国地区人士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