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采用手机访问本站?请点击进去观看影片教学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血骷髅】(第57章:刺激)


              第57章:刺激
  今夜的华南市看上去妩媚且艳丽,但它又娇媚的仿佛含羞似的少妇,而就在
此时,四季别墅苑里一幢非常普通的别墅二楼主卧室内,那里面荒淫刺激的诱人
情景,绝对会让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欲火膨胀,兽血沸腾。
  「天雪,就算我们要刺激云儿,但也不用穿成这样子吧!」这是赵婉儿嗫嗫
嚅嚅的声音。
  「当然需要了,师母,穿成这样才能给我们助威啊!」这是楚天雪媚意盎然
的声音。
  只见她们两人以前所未有的穿着站在卧室内的床前,赵婉儿一身黑色蕾丝镂
空吊带睡裙,睡裙胸前的暗花片叶把她肥硕的奶子掬起,两粒娇俏的凸点若隐若
现,正好说明娴熟美妇的上身完全是真空状态。
  睡裙下摆镂空的蕾丝花边长度刚刚好盖过臀线,镂空的空隙间两瓣肥美浑圆
的臀肉若隐若现,那完美的弧度与质感让人有一种想要掀开裙底的冲动,而从后
腰位置显露的T形系带可以看出娴熟美妇穿的可能是窄小丁字裤,丰腴秀美的大
腿上和纤细修长的小腿上穿着和睡裙同色系的黑色丝袜,再加上脚下的半坡高跟
拖鞋,性感的曲线足以让任何那人流口水了。
  楚天雪则侧身站在赵婉儿的身边,而她却穿得是白纱织制的吊带睡裙,轻薄
透的白纱下可以看出她上身也没有任何内衣的束缚,胸口处的薄纱高高耸起,隐
约可看见两粒娇艳的红色乳珠。
  吊带睡裙的下摆刚刚与大腿根平齐,根本就无法遮挡白纱裙底的白色蕾丝丁
字裤,秀美的大长腿上也穿着丝袜,不过丝袜的颜色却和她的吊带睡裙是一个色
系,脚下同样穿着一双半坡的高跟拖鞋,在她性感妩媚的风情中透着一丝丝清纯,
两人就像一对并蒂的黑白莲花站在床前。
  「啊……!天雪……,你……你摸我的乳房干嘛,你去摸云儿啦,嗯……」
  赵婉儿的黑丝美腿微微夹紧并拢,双手推囊着楚天雪伸到自己胸前的玉手,
嘴角上挑有些羞涩的叫道。
  楚天雪忽地咯咯咯笑着,俏脸上的魅惑更加浓郁妖艳,微微一笑的说道:
「师母,你想想天佑啊!我们要给他一点前戏的刺激感。」
  世人都说母爱是最伟大的,作为一名母亲,赵婉儿真的是将母爱的伟大体现
出来,她突破了自己天生的心理障碍,违伦背德的答应与楚天雪玩虚凰假凤的游
戏,为的就是能够更强的刺激到爱儿,想着让爱儿从植物人的状态清醒过来。
  此刻,赵婉儿那个脸羞红的垂下头,揉了揉裙角忧心忡忡的说道:「希望云
儿不要嫌弃我现在下贱的样子。」
  但楚天雪心里则不这样子想的,她正在为自己能够想出如此绝妙的主意而高
兴,虽然她接触的赵婉儿时间不长,但也能感觉出来赵婉儿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女
人,若是有一朝楚天佑清醒过来后,赵婉儿又知道了自己过去的生活,那么她有
可能会成为自己与楚天佑之间的最大障碍,为了自己今后的性福生活,楚天雪只
好将赵婉儿也拉下水。
  「师母,你想多了,天佑才不会看轻你呢,我们这样子做完全是为了救他呀!」
  楚天雪将赵婉儿的身子掰正面朝自己,压低了声音安慰的说道,说完之后她
就凑首轻轻地亲吻起赵婉儿的红唇,两人四唇相连接,赵婉儿此刻就算心里在委
屈,但是一切为了爱儿她都能忍过去。
  两人亲密的亲吻着,就像一对阔别已久的恋人,而且她们都是那种有着大奶
子的女人,此刻两人亲吻的时候,她们彼此将双臂穿过对方的腋下拥抱在一起,
四只绵软又充满弹性的大奶子相互碰撞挤压,又因为两人上身都是真空的原因,
四颗翘立的乳头则因为挤压完全陷入了乳肉中,白嫩细腻的乳肉也被挤压成了肉
饼,那场面还真是荒淫壮观的。
  「嗯……嗯……」
  楚天雪柔软湿滑的香舌钻进赵婉儿的口中,贪婪的搜索与舔舐着赵婉儿口腔
的每一处,两条红嫩的香舌不知不觉的就纠缠在一起,它们浑然忘我的如胶似漆
缠绵着。
  「唔……唔……」
  赵婉儿鼻翼发出娇媚的呻吟,她也是乐在其中,没想到被女人亲吻都可以让
她心神荡漾,忍不住双手揽住楚天雪的后背拼命摇晃挤压身体,四只丰硕肥腻的
大奶子蹭来蹭去,四颗翘立的乳头更是时不时的碰触一下,产生出一股股酥酥麻
麻的电流让她心底更是难耐。
  「嗯……嗯……师……师母……」
  楚天雪手扶着赵婉儿左摇右晃的螓首,吻着赵婉儿红嫩的小嘴拼命吸食,香
舌更是在赵婉儿口腔中搜刮,掠夺赵婉儿口中分泌的香甜津液。
  昏暗的灯光下,淫靡的卧室内,赵婉儿在经过楚天雪不断的试探、引诱、再
试探、再引诱,她逐渐由被动变主动,香舌也探入楚天雪的嘴里,柔软的香舌在
搜刮楚天雪口中分泌出的大量香甜津液,吸入自己嘴里细细品尝女人的味道。
  谁能想得到,两个女人,而且是两个绝世的美女,她们居然能热吻的如此甜
蜜,激吻的如此性福,楚天雪吻的惬意,赵婉儿吻的浓情,她们两人完全忘记了
彼此的性别,忘记了彼此的身份,忘情的沉浸在这温馨的亲吻之中。
  相对于赵婉儿的保守矜持,楚天雪就显得大方许多,两人热吻了一阵子后,
楚天雪松开赵婉儿羞赧的咬着嘴唇轻柔的说道:「师母,我们脱了睡裙上床吧!」
  赵婉儿此刻也是媚眼含春,体态摇曳婀娜,与她往日一贯端庄高贵的形象相
差甚远,听到楚天雪那样子说,她羞涩的伸手脱掉自己身上的黑色镂空蕾丝吊带
睡裙,踢掉了脚上的半坡高跟拖鞋躺倒了床上,看了眼同样赤裸躺在她身边爱儿,
心底强烈的羞耻让她偏头闭目不敢去看。
  而楚天雪看到赵婉儿那样娇羞妩媚的模样,她的俏脸笑得跟朵花似的,伸手
褪下自己身上的白纱薄透吊带睡裙,脱掉脚下半坡高跟拖鞋爬上床,微笑的望着
赵婉儿说道:「师母,你可真漂亮。」
  赵婉儿闻言睁开美眸瞟了楚天雪一眼,发现女人正色眯眯的看着自己,羞的
她连忙又闭上美眸,娇嗔道:「天雪,你笑我的是吧!我老了,可没有你那么年
轻漂亮。」
  楚天雪伸手轻抚着赵婉儿肌肤、乳房、柳腰、硕臀,以及那一双修长的美腿,
俏脸上笑容妩媚的羡慕道:「师母,你那里显老了,看看你这皮肤光滑细腻,乳
房丰满翘挺,柳腰丰腴纤柔,臀肉浑圆肥美,还有这双大长腿,秀美修长的真让
人家羡慕哩。」
  「唔……嗯……,天雪,你就嘴甜吧,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啊!」
  听了楚天雪的奉承,赵婉儿却是极为受用,正所谓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十
年前的那场车祸虽然让她毁过容,而且经过最好的整形美容后依然有些许瑕疵,
但是自从用过楚国豪留下的完美超级血清之后,她的体质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不仅脸上的容颜恢复到了最完美的状态,而且因为超级血清刺激了细胞的活性,
她的皮肤与身材都保持在最最完美的状态,毫无瑕疵的很符合天人这个称呼。
  楚天雪安静的望着赵婉儿,艳红如蜜桃的俏脸,羞涩中带着几分骄傲,妖艳
与华贵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巧妙融合,让她难以置信的同时心底升起丝丝嫉妒的
情绪,忍不住左手在赵婉儿身上爱抚游走,右手有点粗暴的撕裂赵婉儿胯下的黑
色蕾丝丁字裤,虽然那条丁字裤是她新买的。
  「唔……天雪……,嗯……啊……啊……」
  赵婉儿猛然娇媚的呻吟起来,原来是楚天雪撕裂赵婉儿的丁字裤之后,右手
探入赵婉儿的胯下,准确的找对位置,竖起食指与中指瞬间插入了赵婉儿胯下淌
着爱液的蜜穴中。
  「好师母,你下面的小穴可真紧啊!而且里面就像张小嘴似的还在吸吮人家
的手指呢。」
  楚天雪用手指奸淫着赵婉儿私处蜜穴,并且还俯身趴在赵婉儿身上,红唇如
蜻蜓点水般亲吻着赵婉儿的脖颈、脸颊、耳垂,在亲来亲去的同时又忍不住在赵
婉儿耳畔戏虐说道。
  「啊啊……天雪……,舒服……好爽啊……,啊啊……天雪……,你抠挖的
我……好舒服……好爽……啊……」
  赵婉儿张开殷红的小嘴娇吟了起来,而且还紧闭着媚眼身体绷得僵直,其实
她也不想发出如此羞耻的呻吟,但是楚天雪真的将她指奸的非常舒服,虽然心里
感觉有些荒唐至极,但她还是神情恍恍惚惚的忍不住张嘴羞耻的娇吟出声。
  听着赵婉儿如此妖媚的呻吟,楚天雪也开始动起情来,身体里传出阵阵的瘙
痒,让她忍不住开始用自己的阴阜位置去蹭赵婉儿的黑丝大腿,而赵婉儿察觉到
一个湿乎乎、滑腻腻的东西在蹭自己的黑丝大腿,第一次和女人玩虚凰假凤的她
几乎是无师自通,翻滚身子和楚天雪两人侧躺在床上,左手搭在楚天雪的腰臀位
置,同样粗暴撕裂楚天雪的白色蕾丝丁字裤,竖起两根葱嫩的玉指插入楚天雪的
蜜穴内,用尽力气的去抠挖,两个绝世的美女就这样在床上翻滚,搂抱着彼此颤
抖着身体相互用手指奸淫起对方蜜穴来。
  「啊啊啊……师母……,你好会挖……啊啊……好舒服……好爽啊……啊啊
……」
  「天雪……天雪……,你也好会挖……啊啊啊……我要不行了……不行了
……,啊啊啊……再用力……啊啊啊……」
  在如此激情荒淫的情况下,赵婉儿与楚天雪两人完全变成了欲望的火炉,情
欲之火完全的燃烧了她们两人的身心,彼此香滑的舌头在对方脸上、脖颈、香肩
舔舐,她们的口中还发出狂乱的淫浪呻吟,点点香汗随着她们两人滚床单,洒落
在床单上面,绘出一幅淫靡污秽的画卷,许久之后,她们两人就在性高潮的快感
中颤抖着身体,双双瘫软的倒在床上,急促呼哧的喘息着。
  「啊!师母你看,你快看啊!天佑他有反应了。」
  楚天雪忽然发现自己身旁同样赤裸的楚天佑,男人胯下的大肉棒不知何时雄
起了,比自己昨天晚上费劲给男人口交的时候还要雄起的厉害,赵婉儿闻言连忙
朝着爱儿的胯下看去,朦胧的媚眼入目就看到爱儿下身那支雄起的凶恶大肉棒,
虽然心底感到异常的羞耻,但是看到自己和楚天雪的淫戏真的刺激到了爱儿,她
强压下心中的羞耻,眼神对着楚天雪异常坚定的说道:「天雪,我们接下来该怎
么做?」
  楚天雪闻言咯咯一阵媚笑,翻起身将赵婉儿压在身下,伸出红嫩的香舌舔舐
了下赵婉儿的脸颊,脸上表情异常淫荡的媚声说道:「师母,你什么也不要做,
接下来就享受吧!」
  紧接着她在赵婉儿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骑着赵婉儿上身向前一探,将
自己的美乳垂到赵婉儿的嘴唇边,伸手捏住一只美乳竟然放入赵婉儿的嘴里。
  「好师母,你来帮人家舔舔它们,用你的嘴吸一吸啦!」
  赵婉儿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因为她赵婉儿自打断了母乳以来,还是第
一次吸吮女人的乳房,听到楚天雪媚惑般的请求,就如同着了魔般忍不住伸出舌
尖舔了一下,香甜可口的味道让她好生奇怪,不由得就含住它们快活的舔弄起来。
  「啊啊啊……师母……,你好会舔……啊啊啊……」
  乳房上传来的酥酥麻麻快感让楚天雪放声浪叫着,等到赵婉儿将她的两只美
乳都舔舐了一遍之后,她才蠕动着身子顺着赵婉儿的身体往下滑,同时她的香滑
舌头也在赵婉儿的身体上是无处不在,重点在赵婉儿的乳峰上多停留了一会,最
后才细细亲吻了赵婉儿的黑丝大腿,方才将目光停留在了赵婉儿的芙蓉宝穴上面。
  她分开赵婉儿丰腴修长的美腿,跪趴在双腿之间仔细的打量着赵婉儿的芙蓉
宝穴,楚天雪还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的蜜穴可以这样美,饱满殷红的肉唇仿佛一朵
绽放的芙蓉花朵,和花瓣层层叠叠不同的是,花蕊的正中间是一条粉嫩细密的缝
隙,此刻正从花蕊中流出女人动情的液体。
  同为女人的楚天雪见状不由得好奇观察起来,黏稠稠亮晶晶的液体,色如琥
珀般晶莹剔透,而且是醇香扑鼻,瞬间就能勾起人的口腹之欲,和平常男人见到
这一幕不同的是,楚天雪没有直接将自己的口鼻扑上去,而是将螓首凑近,香舌
轻轻的伸出勾起一丝爱液品尝。
  与她想象中的腥臊之气有所不同,一股迥异的麝香味道直冲自己的喉咙,馨
甜的液体顺着喉咙吞入腹中,顿时仿佛燎原之火将楚天雪给点燃了,浑身上下也
跟着燥热难耐起来,楚天雪心神荡漾的就将头给埋了下去,湿滑温热的香舌有节
奏的在赵婉儿的芙蓉宝穴上扫荡,上下翻飞的舔弄着饱满肥厚的大阴唇与粉嫩细
薄的小阴唇,还不是的探入宝穴内部。
  「啊……哦……啊啊……,好美……好爽……,啊啊啊……哦哦哦……舒服
……爽啊……」
  赵婉儿感觉到楚天雪亲吻自己的蜜穴,而且还用贝齿啃咬自己的蜜穴,晕乎
乎的只记得浪叫,完全沉浸在楚天雪给她的口交性快感之中,芙蓉宝穴的淫水蜜
汁也涓涓四溅。
  楚天雪玩弄女人蜜穴的手段很高明,她狠狠舔舐了一番赵婉儿的宝穴之后,
便起身一只手的手指插入赵婉儿的芙蓉宝穴之中迅速抠挖,另一只手将赵婉儿的
阴蒂扯出来,压在指肚下面快速的揉来揉去,一时间将赵婉儿逗弄的是淫浪的呻
吟越来越响亮,淫水爱液也是肆意飞溅,恍恍惚惚的好不快活。
  「啊……啊……,要泄啦……啊啊啊……」
  赵婉儿浑身香汗淋漓的浪叫一声高过一声,最后猛然挺起隆起肥美的阴阜,
芙蓉宝穴越夹越紧,双腿蹬直僵硬着身体到达了女人的绝美性高潮,阴精如潮水
般喷了出来。
  楚天雪抬起头,俏丽艳红的脸上布满了晶莹的液体,她伸手将脸上的液体摸
了一把,妖媚的说道:「师母,你真的好淫荡呀!淫水居然喷了人家一脸。」
  难以言状的另类激情冲击的赵婉儿已经说不出话来,然而听到楚天雪的话,
赵婉儿的俏脸就像是火烧一样滚烫,但她的眼角不知何时却流下了两滴莫名的泪
珠,在心里呐喊道:「云儿啊!妈妈为了你可是丢尽了脸面,如此下贱淫荡的事
情我都做了,你可一定要醒过来呀!」
  而在一旁的楚天雪却兴奋的身体酥麻发软,她翻转身子斜躺在床上,将双腿
岔开插入赵婉儿的两腿间,将自己浑圆的大腿与赵婉儿丰腴的大腿交叉在一起,
使得两人的下体紧紧贴合在一块儿,四片肥美娇嫩的大阴唇紧密结合在一起,就
如同两张正在接吻的红唇,相互吸吮在一起,仿佛在吞吐彼此双方主人的爱液精
华。
  楚天雪拉着赵婉儿圆润的脚踝,耸动着下体开始拼命的摩擦了起来,而赵婉
儿则长长呼了一口气,有些羞耻的有样学样抓住楚天雪伸在眼前的脚踝,疯狂的
扭动着身体起来,一时间两人下体贴合的位置传出「咕叽、咕叽」的水响声。
  「啊……啊……啊……」
  「哦……哦……哦……」
  淫乱忘情的娇吟声此起彼伏,赵婉儿与楚天雪彻底沉浸在着虚凰假凤的荒淫
游戏中,两人相互慰籍满足着对方生理上的需求,两具妖娆绝美的胴体疯狂扭动
着,胯下湿漉漉的阴毛也纠缠在一起,当楚天雪摩擦到特别舒爽的时候,她还会
将赵婉儿的黑丝玉趾含入口中吸吮,而赵婉儿则投桃报李的也将楚天雪的白丝玉
趾吸入口中,相互给予对方性感上面的慰藉。
  「啊啊啊……师母……师母……我要死啦……要死啦……啊啊啊……」
  「等等……等一下……天雪……我也要泄了……要泄了……啊啊啊……」
  忽地,两具扭动的娇躯嘎然而止,她们僵直在那里动也不动的,就连声音也
都消失了,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楚天雪与赵婉儿猛地瘫
倒在床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虚凰假凤的游戏结束了,楚天雪与赵婉儿两人挪动着香汗淋漓浑身赤裸的身
子,躺在床上一左一右的各自拥着楚天佑的胳膊,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睡意,
但此情此景还是让赵婉儿有些羞耻,她红着俏脸伸手扯过薄薄的被子盖在三人身
上。
  楚天雪见赵婉儿羞赧妩媚的样子笑了笑,心里知道赵婉儿身为良家妇人,有
着良家人的保守与矜持,虽说这次为了救楚天佑突破了自己的心里底线,但两人
之间这样子糊里糊涂的发生这种事,还是会让她事后有些惊慌失措的。
  而所谓的底线,其实就是用来打破的,楚天雪相信,只要自己一步步的去冲
刷赵婉儿的底线,她就会为了楚天佑而一步步沦陷,一步步沉沦,看着对面也全
无睡意的赵婉儿,楚天雪忽然的说道:「师母,是我们两人这样子玩舒服,还是
张少阳肏得舒服。」
  「什么?」
  赵婉儿顿时被楚天雪的话惊得目瞪口呆,不禁问道:「天雪,你在胡说什么
啊!」
  见到赵婉儿那副惊讶的模样,楚天雪扑哧一笑,心里决定继续刺激她,便说
道:「师母,其实你不用感到惊讶,我也跟过张少阳一段时间,他的本钱我还是
了解的,虽然比起天佑差远了,但还是比普通的男人本钱雄厚许多,你和他在一
起差不多十年的时间了,应该很了解吧!」
  听到楚天雪这么说,赵婉儿顿时间就失声了,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以前和张少
阳在一起的日子,她这一生总共就经历过三个男人,楚国豪是她的初恋,也是她
的第一个男人,两人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时候她只有十八岁,当年谈恋爱时在好奇
心的促使下,两人当时稀里糊涂的就上了床,在那之后的时光是赵婉儿认为最幸
福的岁月。
  后来在楚国豪出事后她便嫁给了张少阳,两人在一起生活的时候虽然有聚有
散,但张少阳的百般呵护与桀骜的坏还是让她品尝到了不同的人生,在和张少阳
刚刚结婚的那段时间,她还会经常偷偷将男人与楚国豪做对比。
  两个男人都是人中龙凤,楚国豪的学识让她爱慕,张少阳的成熟让她舒适,
但对于夫妻之间的性事,两个出色的男人都有着强壮的身体与粗壮的性器,甚至
楚国豪比起张少阳来还要略胜一筹,两个出色的男人在夫妻性事上也表现不同。
  楚国豪与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两人夫妻性事虽然有时候会动作激烈些,但那
更多是因为男人的性器比较强大缘故,所以自己才会感觉有些激烈,两人在一起
时更多的是温馨。
  而她与张少阳结婚之后,两人生活虽然安逸,但在夫妻性事上张少阳却给了
她很多的刺激,也正是这种刺激深深的将她吸引住了,若不然也不会有清明节祭
拜的时候,他们两人在楚国豪墓碑前发生的激情一幕。
  但若真正让她念念不忘的性事却是和爱儿的那两次,那两次爱儿的狂野蛮横
好像要将她弄的粉碎,明明心里知道这是不应该的,但赵婉儿就是喜欢爱儿对自
己的暴戾激情,她迷恋那种被蹂躏被摧毁的感觉,也许每个人心底都住着一个魔
鬼,它在时时刻刻的对其主人施展魔鬼诱惑。
  「怎么啦,师母,你是不是想起了和张少阳在一起时候的样子,当年他可是
费劲手段才得到师母的,那肯定每晚都搂着师母夜夜笙歌,他那么痴迷的爱你,
我想你们两人每一次做爱的时候,他肯定都是深深的内射到你身体里面吧!」
  楚天雪还继续说着话故意刺激赵婉儿,而赵婉儿此刻也被楚天雪的话给气得
肺都要炸了,就在心中暗恨的她刚刚要翻脸的时候,猛然察觉到身边的爱儿身体
抖动了一下,这一次的抖动非常的剧烈,楚天雪与赵婉儿都察觉到了,两人都惊
喜的望着楚天佑,希冀的盼望着男人能够真的清醒过来,可是过去了好一阵子时
间,楚天佑只有之前的那一下抖动,之后就没有了任何的生息。
  见到楚天佑这样子,楚天雪与赵婉儿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闪烁着异常惊
喜的神色,只是楚天雪没有发现,赵婉儿的美眸里除了惊喜,在眼底还有一丝深
深的恨意,虽然楚天雪这样子说自己,有可能是为了爱儿,但赵婉儿还是恨她,
但现在也只能将恨意压在心底,等以后有时间了在找楚天雪慢慢的清算今夜之辱。
  而同样的是,赵婉儿也没有发现楚天雪美眸深处埋藏的一丝异色,在她看来,
今夜的刺激还是不够深,这样的刺激也只能让楚天佑产生身体反应,但是距离让
男人清醒过来的话还是有段距离,情人弟弟若是不能醒过来,那自己今后的性福
生活将永远不会到来。
  等了片刻之后,楚天佑还是没有动静的样子,她们两人又是对视了一眼,楚
天雪善意的笑了笑,但赵婉儿却被楚天雪刚刚的话刺激的无比羞臊,此刻正浑身
感觉特别的难受,她伸手将床头的昏暗灯光熄灭掉,然后搂着爱儿的手臂强迫着
自己睡了过去。
  ……
  四季别墅苑。
  清晨的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照射进二楼的主卧室,照亮了卧室内温暖宽大的
床,床底下柔软厚实的地毯上扔着一黑一白两件性感的睡裙和同色系的性感丁字
裤,床上面薄薄的被子下露出四只柔嫩完美的小脚丫,黑丝与白丝玉足全都娇俏
可爱的轻轻蜷缩着。
  此刻,卧室内依然弥漫着一种十分淫靡的馥香味道,大床上并排躺着同睡的
一男两女,赵婉儿慵懒的睁开美眸,几缕散乱的秀发遮住了玉容,她眼神相当复
杂的望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爱儿,便看到爱儿的俊朗面容日渐消瘦,心里十分疼惜。
  「师母!」
  躺在楚天佑另一边的楚天雪这时也睁开了眼睛,抬眼望着赵婉儿开口喊了一
声,忽地接着说道:「昨天夜里我那……」
  「天雪,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只要云儿能够醒过来,我什么都无所谓的。」
  赵婉儿此时根本就不敢去看楚天雪,她伸手轻抚着楚天佑的脸平静说道,只
是一颗芳心却怦怦怦直跳,想到自己昨夜和楚天雪的荒淫样子,脸上有种火辣辣
被烈火灼烧的感觉。
  楚天雪也知道自己昨夜最后话说的有些过分,但这一切都是为了楚天佑她就
觉得值,既然赵婉儿不再追究了,她也将要道歉的话咽回肚子,吐了口气说道:
「师母,天佑现在虽然是昏迷的样子,但他所有的感官都还存在,你说我们昨天
晚上在他的身边那样子做,之后若是天佑清醒过来,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今后该怎
么办?」
  「是啊!若是云儿醒过来之后,我又该怎么办呢?」
  赵婉儿闻言心中也是一惊,之前她能够同意楚天雪提出的这个荒唐办法,只
想着要将爱儿唤醒,至于发生的后果她还真没考虑过,现在回想起来她都觉得自
己头皮发麻,也不知爱儿醒来之后该如何去面对,还有之前母子俩之间的乱伦,
她强行平复着心情,抿了抿嘴说道:「我也顾不了以后的事情了,现在对我来说
最重要的是云儿能够醒过来。」
  听到赵婉儿这么说,楚天雪颦眉想了想,忽然说道:「师母,你说我们等天
佑醒过来之后,一家人全都移居到海外去怎么样,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就我们三个人开开心心的生活,好不好?」
  这是楚天雪之前就想好的,她一开始就打算和楚天佑两人移居海外,可是楚
天佑当时老想着报仇,她也就将这个计划给搁置了,现如今又对赵婉儿重新提了
出来,而赵婉儿听到楚天雪这样一说,心里觉得这个办法听上去还不错,点点头
算是同意了,刚要开口说话时,她的脸色忽然难受的变色。
  「咦!师母,你怎么了?」
  一直观察着赵婉儿的楚天雪当然也看到了,于是手臂撑起身子开口关心问道,
但赵婉儿却顾不上回答,连忙掀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也不管自己浑身只穿着黑
色丝袜的样子,直接匆匆忙忙的赤脚跑进了卧室外的洗手间。
  楚天雪见状被赵婉儿的样子给吓了一跳,她也连忙起身从床上爬起来,弯腰
将地毯上自己的那件睡裙拾起穿好,然后跟着赵婉儿走进了洗手间,刚到洗手间
门口时便看到赵婉儿趴在洗漱盆上呕吐。
  见到赵婉儿这个样子,楚天雪迅速走到她的身后,连忙伸手拿过放在卫浴台
上的浴巾披在赵婉儿身上,轻轻拍打着赵婉儿的后背语气关切地问道:「师母,
你怎么了?你感觉哪里不舒服啊?」
  赵婉儿呕吐了一阵子,却什么东西都没有吐出来,她打开水龙头用清水洗了
把脸,将浴巾围在身上这才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忽然有点想吐,身
体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赵婉儿这句话说的很是轻巧,但在她身后的楚天雪闻言却像是五雷轰顶一般,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赵婉儿颤声道:「我说师母……,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你胡说什么呢?这怎么可……」
  赵婉儿闻言否定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脸色就忽地变了,自己都有些惊慌失
措的说道:「天雪,我好像这个月的月经没有按时来,而且这几天我也感觉胸部
都点胀胀的痒。」
  楚天雪闻言顿时满脸的苦涩,她颦眉说道:「师母,我想你有可能真的是怀
孕了,这个孩子是张少阳的吧!」
  「怎么会,我和他结婚都快有十年了,要是有孩子的话早就生了,怎么会现
在突然的怀孕呢!」
  赵婉儿连忙开口否定道,接着她又好像想起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原本红
润艳丽的俏脸瞬间变得煞白,她摇着头呢喃说道:「这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就
一次而已啊!我不会那么倒霉的就一次中标了吧!」
  「师母,你先冷静一下,说不定我们搞错了呢!」
  楚天雪看到赵婉儿担惊受怕的样子,只好硬着头皮安慰性的说道,接着她想
起一件事来,惊声叫道:「啊!师母,你等我一下子,我去给你那样东西来。」
  说完楚天雪就蹬蹬蹬跑进了自己的主卧室,拉开衣柜从最底层翻出一根还没
拆过包装的验孕棒,然后又迅速的跑了洗手间内,将验孕棒塞进赵婉儿手中,说
道:「师母,你用这个验一验好了。」
  赵婉儿看着手中的验孕棒一怔,低声说道:「天雪,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楚天雪闻言就有点娇羞,说道:「我和天佑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我们一直
没有采取过什么避孕措施,其实有个孩子也挺不错的,我就偷偷买了它们。」
  赵婉儿刚刚也就随口那么一问,现在听楚天雪那样说,她到有些害怕自己真
的怀孕了,那绝对是天塌的事情,她拉着楚天雪的手颤声道:「天雪,我有点害
怕。」
  「怕什么?这个东西也不一定就准的,你先验验,不行我们一会儿去医院检
查一下。」楚天雪宽慰的说道,说完之后还转身出了洗手间,并且咔嚓一声将洗
手间的门给关好了。
  洗手间内。
  赵婉儿紧紧的咬了咬嘴唇,伸手拿过洗漱台上面的一个玻璃杯子,有些忸忸
怩怩的提起浴巾坐到马桶上,淅淅的接了半杯淡淡带点黄色的尿液,拆开验孕棒
包装将测试的那头泡在杯子里面,然后静静地坐在马桶上等待着,虽然明明等待
的时间不是很长,但赵婉儿却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她微微颤抖将验孕棒从杯
子中拿出,放在眼前仔细的看着上面的显示。
  两条红杠!
  原本还存在丝丝侥幸心里的赵婉儿,彻底被验孕棒上显示的两条红杠给轰碎
了,虽然验孕棒这东西就像楚天雪说的那样也不一定准,但它的准确率却是百分
之九十以上,那两条红杠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让赵婉儿的整个世界都失声了。
  「怎么……怎么……怎么可能啊!」
  赵婉儿目光呆滞的将手中的验孕棒扔到墙角,忽地一下子低头垂膝嘤嘤哭泣
起来,凄凉悲惨的哭泣声听着是那么的让人感到绝望,她怀孕了,真的是怀孕了,
而且还怀的是自己亲生儿子的孩子,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绝望的了。
  这个时候赵婉儿已经彻底反应过来,她和张少阳在一起已经快十年了,十年
都没有怀孕,而且她最近一段时间也没有和张少阳同过床,在这段时间里唯一和
她发生过关系的就只有一个男人,那就是她的亲生儿子楚云。
  一想到自己竟然怀了亲生儿子的孩子,赵婉儿的灵魂都有一种恐惧的颤栗,
之前他们母子两人发生的违逆伦常,还可以自欺欺人的说是他们母子两人不相识,
只要这事情他们母子两人不提,也就不会有人知道,可现在她都怀孕了,这天下
可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有人知道他们母子之间的乱伦,她还有什么脸去见人,
死后还有什么脸去面对楚国豪。
  「不能要!不能要!不能要!」
  赵婉儿轻抚着自己依然平坦的肚子,她知道在那里面正孕育着一个小小的生
命,于是忽然疯狂的击打起肚子来,眼泪也哗哗哗的从眼眶中流了下来。
  砰!
  洗手间里的动静将在外面的楚天雪给惊动了,她猛地推开洗手间的门,入目
便看到赵婉儿在发疯的打自己的肚子,她连忙上去将赵婉儿制止搂入怀中,安慰
说道:「没事的、没事的师母,你若不想要这个孩子,我们就去医院将张少阳的
这个孩子给打掉。」
  「将孩子给打掉。」
  赵婉儿闻言脸上神情一愣,接着她才反应过来,知道楚天雪以为这个孩子是
张少阳的,于是满脸苦涩的泣声道:「呜呜呜……,天雪,这个孩子不是张少阳
的。」
  「不是张少阳的。」
  听到赵婉儿这样子一说,楚天雪瞬间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混乱了,脑细胞也
是不够用的样子,什么叫做这个孩子不是张少阳的,难道说师母背着张少阳在外
面养了小情人,她可是知道一些豪门贵妇的私生活是非常糜烂的,怎么也没想到
如此心高气傲的赵婉儿会这么前卫,红杏出墙的在外面偷偷给她养了个小情人,
心底那股八卦之火不觉得熊熊燃烧起来,轻声好奇的问道:「那师母,这个孩子
到底是谁的呀?」
  赵婉儿听到楚天雪这样子问,原本是摇摇头不想说的,但最后她还是一咬牙
有些羞耻无助的说道:「天雪,这个孩子可能是云儿的。」
  楚天雪闻言差点跌了个跟头,孩子是楚天佑的,她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赵婉
儿,发现赵婉儿的脸上满是无助之色,那凄苦悲惨的紧张模样倒不像是在说谎,
于是她彻底斯巴达了。
  「师母,你和……,你和天佑到底是……,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听到楚天雪这样子问,赵婉儿身体一顿,她的心底升起无尽的羞耻与罪恶感,
仿佛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罪恶一般,垂着头断断续续地将自己和楚天佑之间的纠
缠瓜葛,事无巨细的全都告诉了楚天雪。
提示:收藏本站,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
郑重声明: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中国地区人士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