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采用手机访问本站?请点击进去观看影片教学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明末烟云】第二章 危机重重

              第二章危机重重
  崇祯十五年(1642年),五月。
  没有人想要战争,但是战争与死亡紧紧逼来,但不管是谁,都笑不出来。
  李自成接连攻明,所部三围开封。其实最不好受的却是他自己,因为北方大
旱,李自成的地盘是重灾区。
  至崇祯十四年(1641年),战争不断、天灾人祸持续发威。北京城里的
灾民和乞丐本来就多,新一轮疫疾在河北、华北各省地区大起,朝发夕死。至一
夜之内,百姓惊逃,城为之空。
  接着传染至北京。而最近又有十几万难民从各处逃来北京,已经没处收容。
  北京的人口开始大量死亡,人民饥死者三,疫死者三,为盗者四。米石银二
十四两,人死取以食,北京人口死亡近两成,十室五空。
  夜晚的北京城,无数的难民睡在街两旁的屋檐底下,害怕冻死,一群人挤做
一堆。
  大自然似乎看不见人间的悲惨,无情的刮着东北风,他们在刺骨的寒风中颤
抖着,有一声没一声的呻吟着,五官挤成一团地抱怨着,又饿又冷无力的叹息着。
  女人们小声地呼着路过的大爷奶奶们,痛苦绝望地哀哀哭泣。有的女人们实
在饿的受不了了,哪管自己还晕头转向着,伸出脏兮兮的手试着想要抓住行人的
裤脚。
  弱小的孩子们在母亲的怀抱,死死的抱紧母亲与母亲缩做一团,撕心裂肺地
哭着喊冷叫饿,一声声撕裂着大人的心。
  「啊…啊…娘…饿…我饿…好冷啊…娘…饿呀…冷啊呜呜…呜…」
  但当兵马司派出的巡逻兵走近时,他们就暂时忍耐着不敢吭声。遇到好心的
兵,还能得到一小块饼子充饥,那是兵丁们自己省下来了,他们自己也饥不果腹。
  戒严以来,每天都有数百近千的难民死亡,多的竟达到一千多人。北京城的
大街小道挤满的难民,根本分辨不出那些是死的还是活得,一眼看去,都好似没
有移动过一样。
  虽然四处都设有粥厂放赈,但死亡率不减反增,愈来愈高了,老年人和儿童
死得最多。因为他们都是最脆弱的那部分人,他们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一大群、或
一堆堆与自己即将一样结局的人。这些人死前想的是什么呢?或许是家人的安危,
又或者是求一个馍馍来吃吧。
  今夜的东北风无情的冷得特别可怕,谁又知道明天早晨,阴沉沉的天不论刮
风下雨,又会有多少大大小小的难民被抬送到乱葬场?
  一队巡逻兵走来,只见街旁从一人堆中冲出一个脏兮兮的女孩儿,身着破破
烂烂棉袄,上去就是跪在第一个巡逻兵面前。
  女孩儿用力的抓住他同样破烂的裤子,先是用力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抬起
脏兮兮泪流满面的小脸。梗咽地望着他,撕心裂肺的大喊,尽管声音怎么放大也
是小小声声的。
  「求求你…大爷…救救…我娘…爷爷…你救救他们吧…我爷爷…饿的不行了
…你们行行好吧…」
  「小妹子…你别哭…我这还有半块馍馍饼…你先拿去吃啊…别…哭…」
  「啊…呜呜…呜…还有我娘…她快死了…快救救她…救救她…她已经不动了
…啊…啊…啊…」
  女孩儿接过半块馍馍饼,着急的对着兵丁点了一下小脑袋,立刻跑到爷爷和
母亲躺的地方。把半块馍馍饼分成两瓣,塞进爷爷和母亲怀里。
  「爷爷…娘…爷爷…娘…有吃的了…吃…吃…」
  「啊…哇…啊…啊呀…你们怎么不动了…啊…啊…爷爷…娘啊…」
  巡逻兵们俱都泪下,有的痛哭,有的望着女孩儿绝望的摇着头。但是巡逻兵
们无能为力,他们还有守卫北京的任务和责任。而且一眼望去,一整条街旁的屋
檐下,死去的人不计其数,活着的人还有力气说话的都在撕心裂肺绝望的哭喊。
  只见巡逻兵们刚刚走过,女孩儿已经抱着爷爷和娘,已经不再动和哭喊了。
馍馍饼也没有来得及吃,女孩儿绝望的看着娘的脸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北京城头上。
  冷风呼呼,站满密密麻麻的兵丁。每隔不远有一盏灯笼,灯笼也比较稠密。
城外四处火光连天,天空映成了一片紫色,从远远的地方,不时地传过来隆隆炮
声。谁也不知道,是谁在放炮。
  在这里的情况下,崇祯第三次下罪己诏。
  「……比者灾害频仍,干戈扰攘,兴思祸变,宵旰靡宁,实皆朕不德之所致
也!罪在朕躬,勿敢自宽。自今为始,朕敬于宫中默告上帝,修省戴罪视事,务
期歼胡平寇以赎罪戾……」
            *********************
  晨,阴天,风停。
  大明皇宫,御花园。
  坤兴公主(长平)身穿真红大袖衣,站在湖边的花丛中,背着双手弯着腰,
身长脖子品闻着一朵绽开的紫色玫瑰花。
  坤兴公主闺名朱媺娖,年十二岁,活泼烂漫,古灵精怪,贪玩好动,金枝秀
发,玉质含章。
  帝谕礼部:「朕长女年已及笄,礼宜择配,卿部榜谕官员军民人等,年十四
五岁,品萃端良,家教清淳,人才俊秀者,报名,赴内府选择。』皇长女婚礼应
用府第及冠服等仪,敕所司如例造办。
  天真不谙世事的坤兴公主,活的像一个天使,在御花园的花丛中,活蹦乱跳,
喜笑颜开。不是品闻花香,就是蹲在湖边看塘里水下游动的各种鱼群,要么就是
拿起风筝放飞空中。
  几名身穿竹叶青色宫装的年幼宫女,陪着坤兴公主在一起玩闹,一会捉迷藏
一会追逐打闹着。
  宫女们追随着这位崇祯最喜欢的公主,穿过湖上的长桥,走进湖中心的亭子。
  「你们看」
  坤兴公主慢慢把背着的一直玉手伸到宫女们的面前,只见白嫩的小手做着食
指直竖,其余手指紧抱的手势。
  在那食指的顶端,一只五彩蝴蝶停靠在坤兴公主的手指上面。蝴蝶轻轻的扇
动着美丽的翅膀,一时坤兴公主与蝴蝶都化成了天使,宫女们喜笑颜开,拍手称
好。
  这时,暖暖的太阳冲开阴云的一角露出面来,阳光下,公主的笑颜深深印在
宫女们记忆中。
  「公主好厉害呀…咯咯…」
  「厉害吧…还有更…厉害的呢…」
  「还有…什么呀?」
  「嘘…你们可别告诉…我父皇…和母后哦…」
  宫女们互相看了一下。「不会的啦…快快…做来…」
  「看好嘞…」
  只见坤兴公主轻易莲步退到湖心亭边,竟然动作优美地不紧不慢的玩了三个
后滚翻。接着优美的落定身姿,一甩满头的长长秀发,晨光下秀发散在空中飞舞
着,一丝丝的阳光穿过粉丝的间隙照在宫女们的脸上。
  「哇…好棒哦…厉害…真厉害…」
  「呵呵…啊…呵呵…改天跟我一起学习…我教你们啊…」
  宫女们欢天喜地。「好啊…好啊…」
  「这些都是圆圆姐,教我的,自从圆圆姐进宫以来,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呢。」
  宫女们捂嘴喊着。「我们也要学哦。」
  「那我告诉圆圆姐,一起教你们啊。」
  「好啊…好啊…」
  在坤兴公主和宫女们玩闹的时候,通往湖心亭的长桥上,走来一位人物。
  只见是一位六十左右的太监公公,此人正是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王承恩
似乎刚才看见了坤兴公主翻跟头的事情,正急忙着一路小跑过来。
  「公主殿下」
  坤兴公主听见老熟人的叫唤声,又是一甩头看向王承恩,满头秀发再次于空
中飞舞。
  「唔,是王公公啊,你来干什么呀。」
  王承恩跑到坤兴公主面前,深呼一口气,双手交叠放在小腹,目视下微屈膝。
  「奴婢参见,公主殿下。」
  皇宫里只有皇帝一个男人,太监自称奴才,岂不是宫中有两个男人,所以太
监阉割了,他们就不是男人了,所以他们自称奴婢,也是对皇帝的尊敬。
  「好啦,好啦,平身,平身。」
  王承恩笑着抬起头,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浑身充满着精神劲。
  「皇上,叫公主殿下,过去准备用餐了。」
  坤兴公主微笑着,有嫩嫩的小手扶起王承恩有些驼背的身子。王承恩受宠若
惊,身子反而又弓了一下,才站直身子。
  「那我们走吧。」
  「是。」
            **********************
  湖心亭的对岸,站着一个人,是崇祯皇帝。身穿蓝色袍服,头戴网巾和束发
冠,再戴巾帽。
  超累过度的他,背着双手,凝视着湖心亭正走过来的坤兴公主及其一群人。
崇祯看着一行人热热闹闹的走过来,嘴角勾起一丝苦中作乐的苦笑。
  剑眉下那睡眠不足的星目,若有所思似的有点走神,阳光下,多少给崇祯增
加了一些暖意。
  「父皇…」
  坤兴公主看见喜爱的父皇,急匆匆的跑过来,抱住了他,她的螓首却只及他
的腹部。
  「唉…慢点…慢点…可别把父皇…撞倒了哦…」
  王承恩也急急跑了过来,跪伏于地,用尖尖的嗓音像唱一般。
  「奴婢拜见…皇上…」
  「平身…平身…王承恩啊…不是说叫你以后私下…不要跪了的嘛?」
  王承恩感动的慢慢起身,双手交叠放在小腹,目视下微屈膝。
  「皇上…老奴…身子骨还挺得住…」
  崇祯笑看着日渐衰老的王承恩,那眼神和看亲人一模一样。
  「呵呵…身子骨好…好啊…我大明…身子骨也好就好了…」
  「皇上所见极是,大明一定会好起来的。」
  「一起过去用餐吧,皇后,贵妃们马上就到了。」
  王承恩再次双手交叠放在小腹,目视下微屈膝。坤兴公主躲在崇祯身后,露
出螓首对着王承恩做了一个鬼脸。
  「遵命。」
            *******************
  紫禁城,平台。
  紫禁城内建极殿(清朝改称保和殿)的右后门又称平台,是崇祯帝平日召见
群臣的地方之一。
  在长长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御膳,四菜二汤。崇祯交代,不可铺张浪费,
国家遭难,百姓苦难,岂可享乐!
  崇祯抱着坤兴公主坐在餐桌边的御椅上,坤兴公主搂着崇祯的脖子,闹着崇
祯给她讲故事,王承恩站在崇祯身旁侍候着,周围环侍十几个宫女太监。
  一个青年太监叫道。「皇后娘娘…驾到…」
  只见,周皇后头戴双凤翊龙冠,身穿诸色团衫,脚穿鹅黄高跟凤靴。后面跟
着六位美貌宫女。
  双凤翊龙冠下是工整的绣眉,绣眉下是充满神韵的凤眸,高挺的瑶鼻挺的笔
直,樱桃小嘴涂着玫瑰口红。
  周皇后笑意吟吟的莲步轻移来到崇祯的身前,双手交叠放在小腹,目视下微
屈膝。
  「臣妾…参见皇上…」
  崇祯看着高贵又华美的周皇后,对她招着手,脸上满是亲切。
  「皇后…快坐…」
  周皇后优雅的并拢大腿坐到御椅上,看见坤兴公主没大没小、不懂规矩,竟
然当着众人的面,坐在皇上的腿上,心里又好气又好笑。
  「媺娖…还不从你父皇身上…下来…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
  坤兴公主躲在崇祯怀里,扭头瞧着母后,不以为意的撒着娇,对着周皇后做
鬼脸。
  「不要…我就要坐在…父皇…身上…」
  周皇后笑道,从宽大的云袖里伸出细长的玉手,作势要打坤兴公主。
  「你父皇把你宠上天了,看母后以后不打你。」
  坤兴公主一听母后要打她,却坐在崇祯的大腿上撒起娇来。
  「嗯…父皇…母后要打人家…你可要帮我啦…」
  崇祯低头看这坤兴公主,乐不拢口,扶住腿上乱晃着的女儿。
  「呵呵…父皇在…没人敢打…朕的公主…」
  坤兴公主一听父皇此言,越加的开怀甜笑,对着周皇后手舞足蹈起来。
  「咯咯…我胜利啦…」
  周皇后绣眉下凤眸里的眼珠子,先往左一拉斜睨淘气的女儿,又往右一拉斜
睨崇祯。崇祯瞬间仿佛被电到一样,呵呵笑了起来,这真是一家人难得的欢笑了。
  「皇上你呀…早晚把她宠上了天…」
  「哈哈…谁叫她是我的…心肝宝贝女儿呀…」
  这时,一家人包括王承恩和宫女太监们,都一起笑了起来。
  这里一家人喜笑颜开,欢乐无比。只见建极殿右后门,转出一位美人,轻移
莲步的慢慢走了过来。
  「臣妾…身体抱恙…来迟…请皇上恕罪…」
  田贵妃,头戴九翬四凤冠,身穿翟衣加大衫霞帔,脚穿高跟鹅黄色绣花鞋。
气质高冷的田贵妃,此时浑身上下有一种病容,显得楚楚可怜、我见犹怜。
  只见,头戴九翬四凤冠下的凤目,在病容的衬托下,显得精神不佳,但是她
强颜欢笑。挺直的瑶鼻,形状特别好看,红唇生的小巧性感,上面涂着艳红的口
红,或许是为了遮掩病容吧。
  崇祯一看见病中的田贵妃来,拍了拍坤兴公主的玉背,把她放到了旁边的御
椅上,惹得公主有些失意。
  崇祯起身走到田贵妃身前,把田贵妃搂进怀里,往她楚楚可怜美艳的脸上看
的。
  「爱妃…你身子不适…朕叫人给你送过去就是…你怎么跑出来了啊…」
  田贵妃最懂崇祯的心理,从云袖里伸出玉手扶在崇祯的肩膀上,凤目微湿的
凝视着崇祯的眼睛。
  「臣妾…就是再病…也要来的…可不能坏了宫里的规矩…」
  田贵妃作势退出崇祯的怀抱,做出要做到御椅上的样子。
  崇祯一看田贵妃于要离开自己,却强行把田贵妃拦腰抱了起来,自己做回了
御椅。
  接着崇祯看向大家。
  「吃吧…吃吧…大家用膳吧…」
  田贵妃的身子坐在崇祯的大腿上,脸上是不好意思又开心的样子。崇祯伸手
夹菜一点一点的喂给田贵妃吃,另一手却放在田贵妃的大腿上。但是当着周皇后
的面前,只是不敢摸弄。
  「皇上…折煞臣妾了…皇后娘娘…快叫皇上…放我下来…」
  周皇后不怒反笑,一面夹菜给坤兴公主吃,一面带脸微笑地看着崇祯和田贵
妃两人。
  「田妃…身子不适…皇上理应多多爱护我们的…田妃呀…」
  崇祯一听周皇后说话这么知理识趣,知道皇后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大家都
缓和了气氛,开始用膳起来。
  坤兴公主古灵精怪,知道田贵妃是父皇最宠爱的妃子,所以也不敢放肆不敬。
而且在餐桌下,周皇后的凤裙下伸出一尘不染的鹅黄高跟凤靴,轻轻的踢了两下
自己的女儿,坤兴公主便低下头老老实实的吃饭了。
  席间,大家有说有笑,乐班的宫女们开始演奏乐曲。崇祯这时指示王承恩一
起落座吃饭,王承恩不敢推迟,否则就是违了圣恩,是大不敬的罪。于是便坐在
了最远离他们的座位的御椅上,接着宫女们立刻为王承恩盛上热饭、热菜,王承
恩本来也饿了,就开始低下头开始吃了起来。
             ******************
  用膳完毕,大家一起提议,让周皇后献唱一曲。周皇后推让了一下,在大家
的坚持下,便答应献唱一曲汴水流。
  周皇后缓缓的轻移莲步,用极为优美的走姿走到女乐班身前,然后缓缓转过
身来,凤眸入戏般射出柔情思恋的目光,看向坐在御椅上准备欣赏的丈夫、女儿、
田贵妃、王承恩,还有一众宫女太监呢。
  周皇后头戴双凤翊龙冠,身穿诸色团衫,脚穿鹅黄高跟凤靴。从宽大的云袖
里拿出一把白玉银边扇,一只玉手轻抚在胸口,一只玉手捻着白玉银边扇指着崇
祯的方向。
  「汴水流…泗水流…」
  细长的玉手,白皙柔美,珠圆玉润,纤长的十指上留着长长的指甲,上面涂
着红色的蔻丹。
  玉指把白玉银边扇横着缓缓展开,手腕接着轻轻上下摆动,好像在召唤爱人
般迷恋的看着崇祯。
  「流到瓜洲…古渡头…」
  捻着白玉银边扇的手臂也开始上下摆动起来,接着肩膀也上下摆动起来。
  「妹妹等你…在楼外楼…」
  周皇后开始亦快亦慢地呈横8字型扭动腰臀,本就纤细的蛇腰一下仿佛没有
骨头一般波浪似的扭动。
  「楼外楼…」
  周皇后回复直立身姿,一个侧身,螓首不动依然迷恋般看这崇祯。一只玉手
伸出宽大的云袖,从腹部一路优雅往上提升,最后抚摸在天鹅般的脖颈上。
  「情哥哥…亲一口…」
  周皇后拿着收拢的白玉银边扇的玉手,缓缓高举过螓首。
  「妹妹为你…妹妹为你…盅交杯酒啊…」
  捻着白玉银边扇的玉手,开始缓缓展开扇面,并轻轻抖动起来。
  「交杯酒…」
  周皇后把侧着的身子恢复正面对着崇祯,这时,双手都举过螓首并共同捻着
白玉银边扇,慢慢的上下摆晃起来。
  「汴水流…泗水流…」
  周皇后诸色团衫下的修长大腿裹着黑蕾丝袜,脚穿鹅黄高跟凤靴。这时修长
两腿横向岔开。
  「情哥哥…慢些走…」
  周皇后放下高举白玉银边扇的一双玉臂,突然再次侧身,这次脸也跟着侧了
过去,向崇祯展示出了完美侧颜。
  「妹妹等你…在心里…妹妹等你…在心里…」
  诸色团衫两侧开了极高的裙衩,侧身的时候经风吹动,露出裹着高筒黑蕾丝
袜的修长玉腿,穿着鹅黄高跟凤靴的脚。
  一只修长玉腿弯起脚弯,开始半抬到腰间的高度,脚面慢慢朝下,直指地面。
  「汴水流…泗水流…瓜州有渡…没有头啊…」
  周皇后双手捻开扇面并捂在发丰满的胸前,保持着,一只修长玉腿弯起脚弯,
开始半抬到腰间的高度,脚面慢慢朝下,直指地面的姿势。
  「我想你…我想你了…」
  完美的侧颜,高挺的瑶鼻,樱唇小巧,下巴尖尖,细长的脖颈一览无遗。
  周皇后突然又把抬高的玉腿放下,再把侧着的身子转回面对崇祯,开始用猫
步慢慢地走向崇祯,凤眸里的眼神已经变幻为迷惑的样子,并射出一阵阵的精光,
气质与刚才想成强烈对比。
  「妹妹为你…妹妹为你…盅交杯酒啊…交杯酒」
  周皇后猫步一步一步越来越接近崇祯,最后扭着臀跨飞跃进崇祯的怀里。
  崇祯一见这个架势,也不笨,迎上前去拥抱周皇后,并拦腰抱起,在平台的
地面上转起圈来。崇祯和周皇后的眼神死死的凝视在一起。
  这时众人一起迎了上来,把两人围在中间,天上的太阳再次冲出阴云的包围
钻了出来,给他们洒下一片温暖的阳光。这时刻,在这乱世天下里,是多么的珍
贵啊。
  王承恩在崇祯的指示下,护送周皇后和公主回坤宁宫,其余宫女太监各司其
职去了。
  周皇后回复高贵端庄的气质,领着顽皮的女儿,向崇祯道别后,登上凤辇往
坤宁宫方向走了,王承恩领着一群宫女跟在凤辇后面。
  这时,崇祯拦腰抱起田贵妃,两人眼神深深的凝视在一起,也登上备好的龙
辇往乾清宫方向走去。御膳早有宫女收拾的一干二净,女乐班也早已离开,平台
又归于一片平静。
  天上的阴云再次把太阳淹没,东北风又开始挂起来了,不知道又有多少难民
挨不过明天。
  待续。
  三大营——明朝拱卫北京的军队总称三大营,包括五军营、三千营神机营。
因系京城卫戍部队,所以又称「京营」。
  平台——紫禁城内建极殿(清朝改称保和殿)的右后门又称平台,是崇祯帝
平日召见群臣的地方之一。
  陕西——明朝的陕西省包括今甘肃、宁夏全境和青海省的一部分,今西宁市
亦在陕西省内。
  四正六隅、网张十面一一以陕西、河南、湖广和江北为四个正面战线,即主
要战场,叫做「四正」,由四位巡抚「分剿而专防」。以延绥、山西。山东、江
南、江西、四川为六个侧面战场,即辅助战场,叫做「六隅」,由六位巡抚「分
防而协剿」。在这个大网里,总理和总督「随贼所向专征讨」。
  九边——明朝从辽东到宁夏,设立九个边防军,称为九边。
  臣工——古人对群臣百官的习惯说法。
  辽抚——辽东巡抚的简称。
  本兵——兵部尚书,明朝习惯称做本兵。
  关宁铁骑——明末最精锐的边防军,驻扎在山海关和宁远(在锦州地区)一
带,以骑兵为主,故称为关宁铁骑。关宁和冀东是一个军区,军区长官称「蓟辽
总督」。
提示:收藏本站,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
郑重声明: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中国地区人士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